宝能系摊上的“事 ” , 浙商行添上的“花”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0 11:03

宝能系摊上的“事 ” , 浙商行添上的“花”

2018-04-10 10:37来源:环球老虎财经银行/信托/资管

原标题:宝能系摊上的“事 ” , 浙商行添上的“花”

宝能巨额资金杠杆买入万科股票的事虽已过去了几年,但万科独董刘姝威近日炮轰宝能,其间疑似为宝能系输送“炮弹”的浙商银行也在刘姝威的炮轰中不幸中枪。如今宝能系摊上的“事”,很大程度是浙商银行当初做大表外业务的野心,催生出来的“锦上添花”。如今回顾起这家银行的眼花缭乱的财技,仍然瞠目结舌。

顶着浙江第一民营银行的头衔的浙商银行,一直在计划着回A股,而在此之前,该行就因为2015年开始的宝万之争而出名。当时的浙商银行被誉为宝能背后的“弹药库”,而其背后更有浙银资本这一隐蔽的核心环节作为炮架,支撑这一整笔的收购。

对于刘姝威“颇无新意”的质疑,许多金融、市场人士颇有微词。然而对于刘姝威提到的浙商银行理财资金流入股市是否涉嫌违法,却并非无稽之谈。

自1997年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就规定了银行资金不得违规投入股市。而从法理与银行审慎经营的原则来看,国际上大多数发达国家对银行资金投入股市,均存在严格的限制。

今年1月份,浙商银行义乌分行因其客户贷款资金被划入证券存管账户,遭到义乌银监局的20万元罚款;是案由于违规链条较短,不日便迎来了监管。那么透过多重链条、渠道规避银行资金投入股市的规定,浙商银行是否便可遵循“法无禁止既自由”的观点,从而避免得到追责?这些均有待商榷。

银行理财资金的金蝉脱壳

回顾之前宝能收购万科的过程,众所周知的是,除了通过前海人寿保险资金持股的6.67%这一战线外,宝能系的另一条战线为通过旗下的钜盛华公司以融资融券、收益互换、资管计划等方式双管齐下。根据2016年7月7日钜盛华披露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宝能系增持万科比例已至25%,总耗资约445亿元,其中钜盛华以9个资产管理计划耗资208亿持有9.95%。

而银行理财资金,透过信托计划等方式,成为宝能系增持万科的背后金主。其中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当然是浙商银行理财资金。而刘姝威博文中更是提到一点“浙商银行借给宝能收购万科的钱是违规的”

截至2015年6月30日,钜盛华合并报表货币资金仅7.2亿。2015年8月,民生加银资管透过宝能创赢对钜盛华增资8亿,其中3.1亿计入注册资本;2015年11月,宝能称再以67亿出资作劣后份额,引入浙商银行132.9亿资金作为优先份额,通过华福证券、浙商宝能资本构建有限合伙基金,以增资及股东借款方式进入钜盛华,宝能分别以钜盛华及前海人寿部分股权作相应融资质押;此后,钜盛华以其中79亿作为劣后,以2:1配资比例撬动9个资管计划,募集资金236亿元,继续大举增持万科。

上述路径随后被媒体总结为:浙商银行理财资金→购买五矿信托计划→入股浙银资本→购买华福证券定向资管计划→购买浙商宝能基金有限级份额→增资/借款投入钜盛华→撬动资管计划→购买万科A股。

来源:券商中国

但事实上,在浙商银行的理财资金最终撬动资管计划,买入万科A股票的过程中,浙银资本管理(现并入浙江浙商产融资产管理公司)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关键点。

其中,五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公布的已经成立的信托产品均为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因此,购买浙商银行理财产品的客户都必须是符合信托计划条件的合规投资者方可以购买该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需要浙商银行自证该理财产品的投资者之资质,否则,就是违规支配客户理财资金购买信托产品。

浙银资本“浮出水面”

浙江浙银资本管理是给“宝能系”输出资金最隐秘而又最核心的环节,而又经常被人遗忘。浙银资本被认为是浙商银行的子公司,虽无实证,但是从人事调任中可见一斑。2015年10月14日,浙银资本将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均由张长弓改为了陈潇笑,五矿信托总经理徐兵一直担任董事。传闻称,张长弓正是将浙商银行理财资金最终装入钜盛华的“操盘者”。

据财新报道,张长弓此前跟徐兵同在兴业银行杭州分行,张长弓为行长。而陈潇笑曾是建设银行杭州分行负责人。现在,张长弓为浙商银行副行长,陈潇笑为浙商银行资本市场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徐兵更是现在浙江浙商产融资产管理的法人。此外,浙银资本高管还有张将来,其于2015年5月被免温州金融局副局长。到温州金改办之前,张将来于2008年到2012年任职于美银美林。

据接近浙商银行的业内人士称,浙银资本运作中的一个关键特色,是其独立拉出了一条风控线,风控体系已不同于商业银行传统做法。浙商银行,或许想通过浙银资本作为一个“样本”,从而实现银行表内外“全资产运营”的构想。

表面上,浙银资管与浙商银行没有股权关系。但2015年,浙银资管的股东是五矿信托和浙大九智(杭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中,浙商银行的理财资金认购了五矿信托相关信托计划的信托受益权,而该信托计划持有浙银资管股权。

其次,从人事安排看:浙银资管成立时的董事长及法人代表为张长弓。浙商银行官网显示,张长弓先生从2015年4月20日至今任浙商银行副行长。

据财新网报道,浙商银行相关负责人承认有132.9亿元浙商银行理财资金投资认购了华福证券的资管计划,即“华福浙商2015-003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

这是一种常见的“假股真债”形式,银行理财借道有限合伙企业,利用私募基金形式,作LP认购优先级,获取固定收益回报,风险由劣后级兜底。简单来说,就是浙商银行理财资金投入浙宝基金的过程中,华福证券扮演了资金通道角色。而据财新报道,多位接近浙商银行人士称,华福证券定向资管计划背后的出资方,正是浙商银行。

深圳市浙商宝能产业投资合伙企业(简称:浙宝基金)成立于2015年11月11日。这家公司在短短几日内,便筹集到了200亿元的资金。浙宝基金的股东有三个,深圳市浙商宝能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浙宝资管)是GP,具体操盘,出资最少,仅1000万元,认购劣后级;宝能投资为LP,出资67亿元,认购劣后级;华福证券,为LP出资132.9亿元,认购优先级。

浙宝资管先于浙宝基金两天设立,目的性非常明显。工商登记显示:浙宝资管注资浙宝基金的1000万元是这样来的:浙江浙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浙银资管)出资450万元,宝能投资出资450万元,深圳市宝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出资100万元。

更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浙宝基金的200亿资金在结构上高度疑似私募,但浙宝资管没有备案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据财新传媒报道)。因此,可以这么认为,浙宝资管只是一道障眼法,也许上述华宝浙商的“定向资产管理计划”是由浙银资管一手“炮制”出来的。

据财新报道,2015年12月,浙商银行相关负责人回复表示,浙商银行理财资金投资认购华福证券资管计划132.9亿元作为优先方,仅用于钜盛华整合收购非上市金融股权,不可用于股票二级市场投资,也不作为其他资管计划的劣后资金。但是,由于只有一个账户,优先、劣后资金一般不会划分使用用途。因此,浙商银行的优先级理财资金实际上已经用于购买万科A股,暴露在巨大风险之下。浙商银行默许大量理财资金,通过融资平台资本运作,实质充当资管计划的劣后级资金的做法,风险敞口太大。金融业资深人士指出,这一投资风险敞口太大,按业内常规逻辑推测,要么浙商银行没审200亿有限合伙基金的用途,要么理财资金的钱实则另有出处。

而浙商银行理财资金实际上充当了钜盛华撬动资管计划购入万科股票的劣后级“自有资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